您现在的位置: 厦门工学院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学院要闻 >> 正文
致2018级新同学:结缘厦门工学院——走在鸟语花香里
作者:苏涵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726 更新时间:2018-8-14 9:59:04

 

春日的早晨,我越过海上的集美大桥,迎着北山上层层萦绕的白云,进入杏林湾畔、碧溪之旁的厦门工学院。

  

步行过一座水上小桥,便拐进楼群之间的园中之园,刹那间便沉入到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。

晴空中回荡着各种鸟儿竞鸣的声音:有的远,有的近;有的高,有的低;有的婉转纡徐,有的清亮直切,吸引着我不由得抬头仰望,在湛蓝天幕衬托的树杪间寻找鸟儿的身影。于是,看到蓝色的、黄色的、黑色的、五彩的各种颜色与形状的鸟儿。有的群嬉于枝叶之间,像是在激情争吵,又像是在蜜意商量,倏忽间,又“呼”地一声全体起飞,移落到另一棵树上,弹得花瓣纷纷飘落;有的则独自悬挂于柔软的垂条之上,一边唱着愉悦的歌,一边在微风里随着枝条起伏晃荡。就在这时,我又听到布谷鸟的特别鸣声,突过众鸟喧啾的合唱,从两旁的高楼上一替一声地传来,把人的思绪带向更为旷远的空间,带向更富有意味的情境。  

一低头,转入曲折的小径,只见阳光从树隙间一缕缕地筛下来,变幻成一组组似乎触手可及的光影,而小径上的树影与花影也交织成各种各样的水墨画,令人不忍心用脚踩踏,只有小心翼翼地走着。

  

突然,一只蓝色的、尾巴翘得很高的鸟儿从树枝间落到我面前的竹篱之上,好像有意地点头叫着,召唤我向它走去。可待我走了两步,它又轻捷地飞到三、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,继续扭头看着我。我就这样不由自主地一直跟着它前行,走过那一个个园中之园,走过那一处处的水榭楼台。

   

更让我流连的是,在这只鸟儿的带领下,在此起彼伏的鸟声里,在晨风送来的阵阵花香中,还看到许许多多的石雕像:先是老子站在湛湛蓝天之下沉思的巨幅石雕,继而看到天工园里环绕着的十大科学巨匠姿态各异的身影;一会儿峨冠博带的屈原似乎要走出绿叶纷披的树丛,一会儿西服长发的贝多芬又在阳光下吟唱;一会儿看到两条花径的交叉处安放着一把石雕的小号,一会儿又看到那棵几百年树龄的老榕旁一位石雕的少女在翩翩起舞,而左边琴房里的琴声透过一片竹林传来,又似乎在为那位起舞的少女动情地伴奏。

   

就这样信步地走着,欣赏着。当我走上榕园与孔子广场间的石阶的时候,竟然看到沐浴着绚丽而温和的阳光的孔子雕像的头部。随着我一个石阶一个石阶地上升,开阔的孔子广场便豁然展现在眼前,巍峩的孔子雕像也矗立在离我不远的地方。

  

驻足广场的边缘,把视线从孔子雕像慢慢移到广场的另一侧。广场的另一侧也依高低起伏的地势布列着层层向高的长长的石阶。从石阶看上去,便是校园的主体建筑图书馆。石阶间有葱郁的树木,有盛开的鲜花,还有一位戴着斗笠的女工在清扫石阶上的落叶,而一群群的学生也正从台阶上、从广场上、从台阶与图书馆之间的通道上静悄悄地流向教学楼的方向。我不由地越过广场向着人流走去。瞬间,我走进那一个个迎着朝阳的少男少女的流动之中。男生多衣着简朴,但留着时尚的发型;女生多衣着时尚,但留着飘逸的长发。女生多背着书包,男生多将书拿在手中。他们三三两两地低声交谈着,或快或慢地走着,间或也有几个认识我的,愉快地打着招呼。

  

我先是迎着那一个个朝阳般的面容走着,继而又转身望着他们的背影融入教学区的大楼之中,直到浑厚的钟声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响起,一排排教室的窗口传来抑扬不一的讲课声,才走向自己的办公室。

我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走过这鸟语花香的世界。

  

有时,我又有意识地在傍晚时分,拐入校园另一头的书院所在地,一样欣然地看到,在夕阳的映照之中,在花草树木之间,安放着各种各样形态精美的石雕。路上有来来往往的学生,树下有人沉醉地弹着吉他唱歌,遮阳伞下有学生社团在做活动,整个形成动静相映的校园图景。

我还曾在夜里看完音乐厅的演出之后,与朋友一起徘徊在园中之园里,品味花前月下的感受。我甚至利用闲暇时间登上不远处的北山山顶,鸟瞰这座“山下”的校园;穿过马路,在风景如画的碧溪两岸,观赏这所“水上”校园,于是,写下这样一篇由衷的素描文字。        

 

/苏涵(厦门工学院副校长)

编辑/顾留章